宁杯无

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追星胡扯窥屏打call小号,勿fo谢谢啦!

我流王喻双性转

隐约记得 @不到六百不改名的锦言言 说想看两个小姐姐谈恋爱,爬上来摸个超超超短小的段几嘻嘻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赠你——一腔风雪
揽衣对坐,中庭月落都入你眼色,心上沟壑,眉心烛火,只消盈盈一脉,便如蒙大赦。

王杰希裹着一身细碎的雪粒推开那家酒吧的大门时,街上已是月朗人稀。
她一身驼色的大衣,颈间的围巾象征性松松垮垮地一绕,隐约露出凹陷的锁骨上一条精致的细链,低腰牛仔裤,高筒靴踩在黑色大理石上发出轻佻而脆生的“哒哒”声,浑身上下都写着“美丽冻人”和妥妥的“不良”。
她灌了一腔的风雪进门,也不急着缓口气,此刻拿眼尾略一逡巡,就停在了吧台的某一处,登时眼波流转,迈着一线的步子溜了过去。

吧台前的喻文州正忙着清点一天的账目,嘴里咬着账单,反手把头发绑了个利落的马尾,不甚明朗的壁灯透过凤尾竹,筛下丝丝绕绕明暗的光斑打在她脸上,恍然生出一种油画里温婉静谧的美好来。
灯下观美人么……王杰希觉得自己喉咙里莫名生出来一股火。

她抬腿跨坐在吧前的高脚椅上,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台。
喻文州这才注意到来人,眼角一弯,笑眯眯地说:“不好意思啊这位小姐,我们今天打烊了。”
王杰希手指一勾对面小美人的下巴,唇便不由分说地凑了上去,顺便一只手绕过她后脑,轻巧地扯下将将绑好的发带,缠在指尖细细把玩——
撩起眼皮,一股子纨绔意味的京片子音出口:“打烊了?那不正好清净——”
“这么好的夜色啊,小姐可否把余下的时间,赏给在下呢?”

评论(3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