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杯无

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追星胡扯窥屏打call小号,勿fo谢谢啦!

【锁捡】亲爱的小孩

砚尘:

*真·冷到奶奶都不认识的北极圈邪教!对你没看错就是锁捡!锁捡!锁捡!


*人设需要有爆粗口注意,不喜慎入


*梦中梦,不走原作套路


有腥咸的海风刮擦着他的脸颊,有海浪像拍打着岩石一般无情地卷过他的身体,他感觉自己像一页风中飘摇的孤舟,在滔天的巨浪中踽踽独行,苟延残喘。而后山呼般刺耳的鸣音袭来,他被高高地抛向天空,淹没掉弱不可闻的呐喊。


 


男人粗砾的掌心拍在脸上有奇异的触感,他猛地睁开眼,晃了晃模糊的视线,“哥?”


锁头扭头啐了一口痰,斜睨了捡子一眼:“你可真行!逃命呢这他妈还能倒头就晕,我真是服了你了!”


“逃······逃命?”


“cao!你别告诉我你这一晕还给脑子晕坏了!还记得自己是谁吗?”


捡子掐了掐眉心,环视下四周,发现这是一个堆着废弃油桶的逼仄小巷,不远处几声“呜呜”的货船鸣笛进港声告诉他这里正离港口不远。港口······船?筹码船?编码器!


揉成一团乱麻的思绪忽然豁然开朗,他想起唐印带着编码器只身来找锁头,锁头正因沈可可的死被逼到理智尽失,而后金琳又想借筹码船一事搞垮秋门,这个节骨眼上又遇锁头的手下背叛,所以他们现在······


他腾地跳起来,抓住锁头的手就要跑,不想却被他一把按下,“想起来啦?急什么呢,这里没事儿,来来来坐一会儿。”


“哥!现在这里根本就不安全!金琳想灭秋门之心昭然若揭,你手下明显就是这女人收买过的!这个时候父亲又按兵不动,师父也联系不上,这说明······说明父亲根本就不信你!我们已经腹背受敌,你还不快走?”


“有烟吗?”锁头好整以暇地挑了挑眉,仿佛根本没听进去他的话。


“哥!!!”


“怎么这么多废话?给我根烟!”


捡子无奈摸了摸上衣口袋,掏出一条包装精致的银灰小盒,从里面抽出一根烟,连着打火机一起没好气地抛给了他。


“什么玩意?爱喜?你什么时候还喜欢这么娘儿们的东西了?”锁头对着他嘁嘁笑。


“本来是想给唐印的,她说······可可以前就喜欢这个牌子,她想试试。”


锁头拿烟的手几不可察地抖了抖,燃起的烟灰带着零星余热飘向空中,让人无端想起明亮的星子,和爱人的眼。


“捡子,你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,犯了错被师父吊起来,我说你这么个弱鸡体质以后出去可怎么整,还不是得我罩着,然后你就像变了个戏法似的挣脱了绳子,说你打架不行,自保能力还是有的。”


“我当时就想我这个弟弟哎,机灵归机灵,身法还是差远了,怎么办?我还是好好跟师父学,学好了我带着他。”


“没成想······你其实比我强多了。脸谱,秋门最强的杀牌,居然是你······居然他妈的是你!!你们是不是都把我当傻子耍呢?我这么些年敢情全白瞎了这点心啊我的好弟弟!”


“哥······哥你别说了······”


“你滚吧!爱滚哪就滚哪去别让我看见你了成不??滚!!”


“锁头哥你冷静点!你听我说,你跟我回去,父亲他那么器重你,事情肯定有转圜余地的!”


“器重我?”他开始笑,声音越来越大,一直笑到手里的烟灰簌簌而落,笑到青筋暴起,他仰头对着干冷的空气放肆吐纳,仿佛用尽毕生气力,去奢望一场求疯得疯的流放。


可惜天听不到他用狂笑遮掩的无声恸哭。


“你那个······你那个,小时候我送你的玩具小手枪还在吗?给我看看呗!”锁头被自己突然收回的一口气呛咳出了眼泪,拉住捡子对他勾了勾手指。


捡子小时候,锁头为逗他开心送过他一个迷你的小手枪,5厘米左右,金属枪身,弹夹保险一应俱全,做工精致到几乎以假乱真。捡子特别喜欢这个小物件,卸了个吊坠把他挂在上面带着,这会儿摸出来,还带着人体的余温。


锁头接过,摁灭了烟,用牙轻轻一咬枪托,“咔嗒”一声轻响,弹夹脱出,然后他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了枚子弹,干净利索地装了上去,还像模像样地拉开了保险栓。


“呦~做工真不错,跟真的一样!”


“捡子你听没听说过,有一种枪,叫SMG,瑞士产的,也就这么大,跟个小孩子的玩具似的——”


“可是——”


锁头慢慢地把小小的枪口对准自己心窝的位置。


“它其实是真枪呀······”


 


 “砰——”


枪响,带着一簇艳烈的血花飞出,滚烫的温度溅到他的脸上,他看到对面的人冲他露出一个久违的,终于不带着戾气的笑。


那灼热的温度太真实,烧得他眼前一片炽光。


“你想不到吧······我送你的这玩意······它······它就是SMG······它是真的······是真的······”


“我锁头······我给你们的······从来都是真的,可是你们······不相信是吧?可可不信我,就······就连你,你也不信我是不是······”


“你哭什么······多大了······”


“你听我说,师父······师父他们认得你这把枪,你回去就说,替父亲······清理完门户了,以后你······你就是秋门名正言顺的继承人!”


“你都这么厉害了······再也不需要我这个哥了,我······就······放心走了……”


 


没有什么人会天生喜欢黑色,没有人愿意将毕生陷于黑色的泥沼中折足不前,总有人该跳出来,也总有人该往里填,就像有人认为最绝望的过程莫过于等待死亡,而有人觉得如果在死亡前散一缕执念,那么简简单单的轮回生死,又有何难圆?不过是,一个心甘情愿。


如执炬逆风,吻火也譬如啖鲜。


 


“我亲爱的小孩 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


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 在黑暗中独自漫步


亲爱的小孩 快快擦干你的泪珠 我愿意陪伴你走上回家的路



 


摇摇的游艇在海面上随波而动,黑衣兜帽的少年沉沉睡去,唐印撩起耳畔的碎发,望了一眼刚刚离开的方向,巨大的黑礁岿然不动,而一浪接一浪的海水,再不回头。


FIN


爱喜:韩国产女士香烟,著名的凉烟,口感······应该不错?反正我没试过orz


SMG:瑞士迷你枪,5.5厘米枪身,威力不减,这个是真的有哦!不是我胡编的!!


因为这个tag下暂时还没有同人文产出,所以我也把握不好人物性格什么的······而且是两个小时粗糙摸鱼产物,ooc致歉!顺便想······想求个评论啥的来讨论讨论(´〜`*)

评论

热度(65)